佳莱科技变“负翁”流水线 “重灾区”山东多人维权未果

“五一”前夕,佳莱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佳莱)广州总部来了“不速之客”,五位来自山东的女性找到这里,只为了讨回一个公道:佳莱经销商不但宣传佳莱产品能治病,还称“真心实意帮助致富”,诱导购买、使用佳莱产品。结果,不仅产品卖不出去,每个月信用卡还款信息就像“催命鬼”逼着自己。两位老人穿了佳莱产品后反而延误了正常治疗。“佳莱是我人生一大劫!”受访者告诉本网。

好友主动拜访 当面刷卡炫富 热心“帮助”贷款

山东青岛的李玲玲离婚后独自带着6岁的小孩和60多岁的老母亲一起生活,靠卖咸菜为生。

2018年6月,十多年没联系的好友,突然给自己打电话,说是送朋友正好路过。两人相约见了面,交谈甚欢。

十来天过后,好友很热情地再次来找李玲玲。聊天中,好友说,自己公司的中层领导游桂芳辞职专门做佳莱,收入不错。自己虽然在大企业上班,但收入也不高,就跟着游桂芳一起做佳莱。说到佳莱产品,好友介绍,自己穿的这套衣服,不但可以减肥,还可以调节高血压、高血脂、糖尿病。

好友还介绍李玲玲参加即将在当地举办的佳莱大会。

会议前夕,好友的上线葛玉凤向李玲玲详细介绍了佳莱产品可以调理、治病的原理,还介绍了“东哥”使用佳莱产品治好了脑梗的案例。面对李玲玲“没有钱,脑子笨”的推辞,葛玉凤说没关系,做好团队就行,并详细讲解了“七步晋级”,如何带团队。

“七步晋级”是指,加入佳莱后,按照加盟商、经销商、准代理、代理、市代、总代、董事等7个等级“成长”,划分标准是相应地增加团队成员和业绩,即拉来更多人报单。

(佳莱培训资料截图)

“做一年代理商就能收入百万,”葛玉凤告诉李玲玲。

会议当天,好多人上台分享以前自己如何穷困潦倒,加入佳莱改变了自己的命运,成为同龄人中的佼佼者。李玲玲看到这些,起初不以为然。

会议结束回到宾馆,各个运营中心单独开会,运营中心的会议结束之后,李玲玲又被留下的人“灌”了一遍佳莱“知识”。“三遍”过后,已经夜里两点,李玲玲说,“脑子完全处于麻木状态”。

这时,上线开始鼓动李玲玲刷定金。

李玲玲表示,“自己没有钱”,周围人说,“大家一起给你想办法。先占点位,钱交晚了,点位就没有了。”

之后,好友和上线不断告诉李玲玲,加盟佳莱一年之后就可以挣钱买房子、买别墅,改变现在生活状态,“不用再辛辛苦苦地卖泡菜!”

既碍于朋友情面,又由于多人的轮番“围剿”,李玲玲交了2000块钱定金。

此后,李玲玲就被不断催促抓紧办理信用卡。

期间,好友以及葛玉凤、游桂芳等人多次登门,带着李玲玲外出“炫富”,刷信用卡买两三千元一件的衣服。

李玲玲告诉中国质量新闻网,“游桂芳对我说,看我的家庭状况实在太可怜了,很想帮帮我。”

心里有点暖暖的李玲玲被好友带去了位于潍坊的佳莱工作室,到了之后,才发现,办信用卡的人、办网贷的人早已经在等着她了。

虽然心里很不情愿,但李玲玲仍然接受了好友帮助刷了两次29000元,外加2000元,李玲玲从微粒贷和信用卡借贷刷了16000元,又通过周围人“帮忙”凑齐了报单的费用。

李玲玲回忆说,收到货以后,上线并没有教如何卖货,而是不断指导她如何列名单、听课、交钱开会。

“家里人告诉我,这种模式找的都是亲朋好友,‘拉一个坑一个’。”李玲玲告诉本网,“不可能干了!”

恰在此时,连续穿了三个月佳莱频谱中袖美腰仪的李玲玲的妈妈于2018年12月份患上了脑梗。李玲玲告诉本网,原本是冲着佳莱产品宣称可以降血压的功效才给妈妈穿的,没想到,妈妈不仅高血压一点没降下来,现在静动脉严重狭窄。医院表示,随时有可能“过去”(死亡——本网注)。

李玲玲说,妈妈身体此前一直很好,每天会去菜市场买白菜,还能推着小车去市场卖泡菜。“30多斤重的白菜,拎到五楼不费劲。”

亲朋好友的提醒,妈妈患了重病,又赶上“权健事件”的发酵。李玲玲一下醒悟了。

2017年,宋占华经好友张美莲介绍了解到佳莱。起初,好友让宋女士交400块钱参加在潍坊举办的会议。“放松一下,出去玩玩。”好友还表示,“干佳莱很轻松,只要下边找两个人,你就有了‘左膀右臂’。 ”

不忍拒绝好友、碍于情面的宋女士,在约定的时间跟着她去了会议现场。

会上,宋女士看到有人上台分享了家人患帕金森病后,如何穿佳莱产品治好病的案例。

这个细节打动了宋女士,“我妈有轻微帕金森病,既然产品有效果,那就买回来孝敬孝敬老人吧。”

自宋女士听信佳莱产品宣传,就开始给妈妈穿佳莱美腰仪,一年多以后,妈妈却一病不起,一直处于昏迷状态,检查结果显示为心肌梗死。医生建议宋女士“好好尽孝”。

(宋女士的妈妈。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除了产品的功效,宋女士还遇到了和李玲玲一样的“套路”。

2017年9月份,上线告诉宋女士先交押金占点位。在宋女士交了1000元押金后。狂风暴雨般的“围攻”开始了。

宋女士告诉中国质量新闻网,自己的上线和周围一群做佳莱的人,时不时地邀请自己吃饭、开车游玩、洗泡泡浴,之后就宣传鼓动交钱报单,还不让跟家里人说。

宋女士说,自己以没有钱为由想婉拒,但周围的人表示,可以帮忙贷款。

在轮番的催促与鼓动下,宋女士不仅花掉了妈妈存下的6万块钱,还向姐姐借了4万块钱,做佳莱的张晓东主动借给宋女士2万,宋女士又从别处借了4万元凑上报单的费用。

随后几天,公司返还宋女士4万元用来启动市场。

“所谓的启动市场,就是让我拉更多的人。”但宋女士不愿意拉亲戚朋友“入伙”。

除此之外,上线不仅不教授怎样卖货,反而传授了“七步晋级”等内容。宋女士说,自己越来越觉得不靠谱,要求退钱却被上线拒绝。

从事美容行业的曹秀振从来没想过自己会“沾”上直销。

2017年7月,曹女士店里来了一位朋友赵娟。聊天过程中,赵娟说,“小店不挣钱,咱做个大的。”多次沟通后,赵娟向曹女士介绍了佳莱,但曹女士以为佳莱只是一款普通产品,不清楚佳莱是直销,更不懂做佳莱还有那么多“套路”。

9月份,就在曹女士的美容店快要装修完工时,赵娟带着王欣然登门找曹女士谈做佳莱的事情并邀请曹女士参加潍坊举办的佳莱大会。

曹女士告诉本网,大会现场,“东哥”“红姐”等人上台分享了穿着佳莱产品战胜病魔的效果。 现场好多人痛哭流涕,曹女士也被感染了。

会后,朋友多次请她到豪华餐厅吃饭,开车外出游玩,营造出“不差钱”的形象。

曹女士并不愿意做直销,只想开好自己的店,就找到介绍的朋友说明情况,却换来了鄙视的眼光以及一句“你这么穷,还做什么生意!”

被“打击”后的曹女士瞒着老公“偷了”家里5万元。开通了多个信用卡、微粒贷、花呗借贷,还找老乡做担保借了不少钱,……

产品收到后,曹女士才发现根本卖不动,无奈,只能免费送人。期间,老公穿美腰仪一个多月,并没有变瘦的迹象。

不仅如此,曹女士的美容店已在上线的“指导”下,变成了佳莱工作室。曹女士前后花费30多万元,却“血本无归”。

此外,还款的巨大压力更让曹女士顶不住了,就像“催命鬼”一样。“如果钱还不上,家里马上就要离婚”。原本学习成绩级部前三的孩子,如今变成了班级倒数。“他心情浮躁,学不进去,愁死我了。”曹女士说道。

广州维权却被冠以“闹事的山东大妈”

李玲玲、宋占华、曹秀振的命运和山东潍坊、临沂、德州、济南等多个城市的佳莱加盟商和经销商交织在了一起。在多次找上线解决问题无果的情况下,其中五人选择“五一”前夕南下广州,到佳莱总部要个“公道”。

“闹事的山东大妈”也成为佳莱对这群“不速之客”的称呼。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
验证码: